老徐的奇遇记翠微被封,普天同庆

乱伦小说   2021-10-14   加入收藏夹

【老徐的奇遇記】 作者︰jackietomdong 字数:36266 看到站里有jackietomdong的百花谷少谷主,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这个,翠微被封真是件大好事。多少sis的色文让翠微居的作者们发了财。比如天地23这个贱人在翠微居的猎艳江湖就抄的jackietomdong的百花谷少谷主。这样的例子还有好多,我就不一一举例了,色文作者顶着各种压力无偿写色文,成全了一批翠微枪手,真恶心。 (1)绿帽 老徐今年四十五了,他有着一个恩爱的家庭,一个漂亮的妻子跟两个漂亮可 爱的女儿,他的妻子叫马玉兰,今年三十八岁,他岳母是个演员,所以虽然今年 五十多了,看上去仍然风姿绰约,很能吸引一些男人,而妻子继承自乃母的美貌, 虽然三十八岁了,看起来仍然像二十多岁那样,一米七的个子,高挑的身材,修 长的美腿,34D 的丰满奶子,走在街上不知道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老徐也吸引 到了很多男人的目光,那是仇恨的目光,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老徐恐怕不知道 被杀死多少次了。他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叫琪琪,二十岁了,在读大学;小女儿 芳芳十六岁,还在读高一。两个都是学校里面的校花,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追求, 老徐跟他妻子一起走在大街上,不像夫妻,反而像父女比较多,当其他男人看到 老徐搂住他妻子的时候,那种羡慕妒忌的眼光让老徐飘飘欲仙,老徐的同事也都 对老徐有这么个漂亮妻子很是羡慕。 他妻子跟两个女儿走在一起,不像母女,反而更像姐妹,走在路上,让周围 的男人淫邪的目光,不知道意淫了多少次。老徐对这么漂亮的女儿自然也非常担 心,平日也都是他开车接送女儿上下学,要求女儿一下课就回到家里,就算在读 大学的大女儿也都要求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每日除了课堂宿舍哪里都不许 去,如果偶然看到有男生接近女儿,都会问长问短,生怕女儿吃亏,他也让妻子 盯紧女儿,免得女儿在外面吃亏了。对于妻子,老徐还是比较放心的,这么多年 夫妻生活,让老徐知道妻子不是个随意的人,所以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紧张。 老徐有套家传功法,是他父亲临死前传给他的,声明传子不传女,据说有成 仙了道的秘密,不过老徐练了很多年,也不觉得有什么用,身体没见得特别好, 没见到自己身体哪里有强壮过,不过倒是精神特别旺盛,就算晚上很晚睡觉,早 上一早起来也不觉得不舒服,其他就没什么了,让老徐一度想放弃练这个功法, 不过父亲临死前凝重的语气还是让他继续把这个没什么用的功法练了下去。 二女儿芳芳升上高一后,功课开始有点跟不上,作为父母来说,对此自然很 着急,老婆于是跟他商量,希望请个家教,帮女儿补补课,他也同意了,不过要 他面试过,觉得ok才行,那些油头粉面,一看就色迷迷的家伙自然不能请,最好 能请个女生,这样他才比较放心。 他大嫂知道了他想请个家庭教师的消息,于是介绍个人过来,他大嫂是大学 教授,介绍人的据说是她的学生,叫陆安庭,今年二十六岁,研究生学历,人过 来后他看了下,人长得挺高大英俊的,戴个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人还是不 错,不会像那些油头粉面的混混那样,一看到自己的老婆女儿就两眼发光,他进 了屋子后,几乎连话都不敢说,眼睛连看都甚至不敢多看老婆女儿一眼,这样的 年轻人,似乎挺老实的,说起学问起来,倒是有种狂热的态度,于是,老徐放心 了,这是一个典型的书呆子,对于这样一个人,似乎应该不错,而且还是自己大 嫂推荐的,应该没什么事,于是放心让这个年轻人过来教自己的女儿。 不过老徐感觉这个年轻人过来教自己的女儿后,妻子开始注意起打扮起来, 原来妻子好像并不是个特别爱化妆打扮的人,可是自从这个叫陆安庭的年轻人开 始来教书后,每次他来之前,总要花上几个小时化妆打扮,并且穿上漂亮衣服, 跟他谈话的时候,也经常谈到这个年轻人,整天赞扬这个年轻人敬业,教导女儿 如何专心,人怎么怎么好,听得他都嫉妒起来,有次他故意对妻子说:「你这么 喜欢这个年轻人,不如收他做干儿子好了。」妻子居然没有反对,说:「恩,这 个年轻人做我干儿子好像也不错,老公你这次的意见不错。」他没想到老婆居然 没有反对,连两个女儿都很赞同,对于多这样一个「干哥哥」,挺高兴的,自此 之后,陆安庭到老徐家就频繁起来,不过还好的是,老徐每次见到这个年轻人, 他都挺老实的,跟妻子之间也并没有显得很亲密,让老徐稍为放心点。 只是他感觉妻子似乎对这个「干儿子」越来越好,每次陆安庭过来,不但穿 着打扮讲究了很多,而且对陆安庭越来越亲热,每次都对陆安庭嘘寒问暖,有时 甚至还抱住他亲热,让他生气的是,两个女儿似乎也对这个家庭教师颇有好感, 让他担心不已。还好这个陆安庭颇为书呆,对此没有什么反应,让他还放心点。 不过他感觉不能这样下去了,跟妻子商量下换个家庭教师,最好能换个女的,不 过让他奇怪的是,妻子大为反对,对陆安庭赞叹不已,认为他跟女儿只是出于纯 粹的老师学生的关系,而大女儿也没有跟陆安庭有什么恋爱关系,只是普通朋友 关心而已。让他更为担心的是,一次他早点下班回到家,本来想给妻子一点惊喜, 想不到回到家,看到妻子居然紧紧抱住陆安庭,把陆安庭的头抱入自己怀中,两 个女儿却像没事似的站在一旁,妻子看到他回来,呆了下,然后站起来,淡淡的 解释这只是母爱的表现而已,没有对此过多解释,不过他对此却越来越怀疑。 当晚他问妻子这个问题,妻子却娇媚的笑了下,说道:「亲爱的,你吃醋了?」 他说道:「当然吃醋,你当着两个女儿面怎么能这么做?」妻子说道:「嘻嘻, 小陆真可怜,从小就没了妈妈,他说起他小时的惨况,我一时情不自禁就把他当 自己的儿子了。」我对此才稍为释怀,不过仍然对此感到怀疑。不过此后他老婆 对陆安庭的表现就正常了很多,至少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对陆安庭很亲热的样子, 不过,老徐仍然不是很放心。于是,老徐乘着老婆女儿不在家的时间,在家里各 处装上真空摄像头,然后在某天晚上陆安庭将要过来帮女儿上课的时间下午跟老 婆说公司有事临时派他出差,晚上不回来了。 老徐晚上真的没回家,等第二天早上回到家,乘着老婆女儿没注意,把隐藏 在各处偷拍的摄像头的影像取出来,然后拿着笔记本,自己跑到旅店开个房间慢 慢看。 他看的第一个是大厅拍摄的片段,他从昨天下午5 点开始往后看,开始他看 到她老婆穿着一身旗袍坐在大厅里看电视,不过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时不时抬 起手看看表,然后往大门看,他不禁咬牙切齿,好一个淫妇,老公出差不见你打 个电话关心下,只记得干儿子了?因为他知道今晚陆安庭要过来帮女儿补课。 到6 点多,门铃突然响了,妻子高兴的站起来,整了整衣服,这时,他看到 二女儿突然从自己房间跑出来,冲到了大门边,而大女儿也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 走到大厅里,他有点奇怪,大女儿今晚怎么在家呢?她不是应该在学校宿舍的吗? 看着家里三个女人热切的眼神看着大门,老徐的心似乎痛了起来。他老婆本 来想去开门,可是看到二女儿芳芳跑过去,于是便停了下来,表示下做母亲的矜 持,而大女儿走到大厅后,也没继续往门边跑去,似乎跟母亲也有相同的想法, 只有二女儿不知羞耻的跑到大门边,打开大门。门那边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他 无法看到大门那边的情况,不过他看到虽然妻子跟大女儿没跑过去,可是眼睛还 是不住的向大门那边看。过了会,二女儿迟迟没走回大厅,不过他却听到大门关 闭的声音,还有陆安庭的声音传过来:「怎么?只有芳芳一个欢迎我啊?婷婷跟 玉兰都不希望我来吗?」大女儿迟疑了一下,于是也往门口方向跑了过去,然后 他就听到亲嘴的声音,靠,这小子在亲我女儿,怎么平时看不出他是个这么轻浮 的人啊?妻子在大厅跺了脚,本来矜持的心似乎也融化了,他心里不断叫:不要 跑过去不要跑过去,无奈妻子还是往大门方向跑了过去。 陆安庭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带着洋洋得意的语气:「嘻嘻,干妈,还是忍不 住了吧?」听到妻子撒娇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你坏坏,我打死你个坏小子。」 「嘻嘻,打死我你女儿不是要守寡了?再说你舍得吗?」陆安庭的声音从门 口传来,跟平常老实的摸样一点都不同,一副浮滑浪荡子的语气,让他太讨厌了, 早知道他是这么个人就不请他当女儿的家教了。 「怎么不舍得?打死算了,我还省心了。」妻子恶狠狠的说道,不过他感到 这怎么像是在打情骂俏啊?「嗯……放开……我……」妻子挣扎的声音突然从门 口传来,让他心里一痛?两个人在干什么啊?难道陆安庭想非礼妻子?婷婷跟芳 芳怎么也不帮下他妈?狠狠教训下这个色狼?他可是知道婷婷还是跆拳道黑段高 手,不是个普通的弱女子。 「妈,别装了,安庭哥要过来前三个小时你就在化妆了,而且还特意洗了个 澡,在安庭哥要来前两个小时你就等在大厅了,还不断在看表,我看你下面恐怕 淫水早就流出来了。」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他实在想不到一向一副乖乖女 样的大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吃惊心痛不已。 「是吗?让我摸摸看,嘻嘻,下面果然很湿啊,干妈,你是不是想我都想得 下面湿了呢?」陆安庭调笑的声音传过来,感觉说不出的淫秽。 「老婆难道就这样就被他摸了?不会的,一定是老婆不愿意的。」他心里不 断为自己的老婆找借口。 「你个吃里扒外的小骚货,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中午12点一回来就 开始洗澡了,洗了2 个小时,还花了2 个小时在化妆,下午的课都不去上了,人 虽然在房间里,心都飘到门外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他老婆在反击大女儿。 「让我闻下,嘻嘻,好香啊,婷婷喷的是我最喜欢的香水耶,果然没让我失 望。」陆安庭讨厌的声音传过来。 「嘻嘻,婷婷身上早就洗得干干净净等哥前来了,只要哥愿意,婷婷全身都 是哥哥的。」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说不出的淫荡啊,他怎么也没想到,大 女儿居然会如此淫荡,跟他平时看到的大女儿完全不一样。 「喂,安庭哥,你光顾着妈跟大姐,都把人家忘记了?别忘了,是人家帮你 开门并且第一个迎接你的啊。」二女儿芳芳的声音传过来。 「是,我的小公主,等会我好好疼疼你当做对你的奖赏。」陆安庭讨厌的声 音又传了过来。 「好了,我们就这样在门口呆着吗?不请我进去。」陆安庭的声音又传了过 来。 「来,我早就准备好晚饭了,我们吃完饭再去帮芳芳上课。」老婆的声音传 了过来。 「妈,都没看到你去厨房煮饭?饭就准备好了?」婷婷的声音传过来。 「早就搞好了,还等你这个小懒虫吗?」老婆的声音传过来。 老徐这时才看到,陆安庭左搂右抱着两个女儿走进客厅,后面跟着的是自己 的老婆,让他气得气都喘不过来。 陆安庭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让两个女儿坐在他左右两边,并且上下其手 的抚摸着,老婆不但没有阻止,反而笑嘻嘻的在旁边看着,让他对此很生气。 陆安庭的手向他老婆勾了下,说道:「好干妈,儿子想亲亲你了。」老徐心里 不断说道:「不要过去不要过去。」可惜他老婆却没有听从他心里的愿望,而是 乖乖走了过去,俯下身子,向陆安庭亲去,两人亲吻了半天,让旁边看着的两个 女儿都满脸晕红,两人同时向陆安庭说道:「安庭哥,我也要。」 「嘻嘻,都有份,你们三个人,乖乖伸出舌头。」于是,三人真的伸出了舌 头,并尽量凑在一起。陆安庭于是含住三人的舌头,狠狠的亲吻了半天才放开三 人。 「我去拿饭菜出来。」老婆有些脸红的推开了陆安庭,在女儿面前似乎还是 有点放不开,然后转身想离开。 「嘻嘻,别这么急嘛,我肚子还不饿,不过我下面饿了,它在想念你的小嘴 呢。」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他吃了一惊,他心里受到的打击已经够打了,可是还想不到老婆会这样做, 就算他平日里要求半天,老婆还是不愿意帮他口交,只有很偶然的时候,老婆很 高兴才会帮他含下,也是几分钟就草草算了,让他一点不尽兴,他想不到老婆会 帮这个可以做她儿子的年轻人做这种事情,还是当着两个女儿的面。 「唔……又要含你这个臭东西……人家不要嘛……」老婆的话更像是在撒娇, 一边说不要,一边却又停了下来,跪在陆安庭前面,然后轻轻拉开他的裤子,露 出陆安庭的家伙,靠,这东西真大,怪不得老婆会心动啊,他心想。 然后,让他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发生了,老婆真的乖乖的含住了陆安庭丑陋的 性具,一边含,还一边用手抚摸着。 「好舒服,宝贝,你的口技又有进步了,平时是不是有经常练习啊?」陆安 庭一边抚摸着他老婆的盘起的长发一边问道。 「我看到妈咪平时有用香蕉练习。」芳芳在旁边检举道。 「唔……唔……」他老婆盯了芳芳一眼,虽然没说话,不过威胁的意义很明 显。 「那你们有没练习呢?」陆安庭问婷婷跟芳芳道。 「我有很用心的在练哦,哥哥。」芳芳天真的说道。 「我也有。」婷婷有些羞涩的说道。 「嘻嘻,那等下我就要好好试下你们母女三人谁的小嘴最甜了。」陆安庭得 意洋洋的说道。老徐甚至感觉他还向镜头看了一眼。让他吃了一惊,难道他发现了? (2)綠帽2 老徐听了這話,心髒都差點停止跳動了,氣得想沖進畫面里去把陸安庭打一 頓,還好他記得這只是錄像,前面是顯示屏,不然就會把顯示屏給敲壞了。 老徐看到畫面上他老婆對著陸安庭拋了個媚眼,說道︰「死相,我們母女遲 早要被你玩爛了。」 陸安庭摟住他老婆馬玉蘭笑嘻嘻說道︰「那你願意嗎?」 馬玉蘭說道︰「當然願意,就算死在你雞巴下也甘心。」 「嘻嘻,干媽,我想尿尿了,不如你們陪我去尿尿好嗎?」陸安庭居然提出 這樣一個過分的要求。讓老徐只想敲陸安庭的頭,靠,尿尿自己去就好了,還要 人陪嗎? 「你又想玩什麼新花樣?」馬玉蘭有些疑惑的看了陸安庭一眼。 「嘻嘻,只是感覺一個人去廁所太寂寞了而已。」陸安庭笑嘻嘻的說道。 「好吧,就陪你去吧,看看你想干什麼。」馬玉蘭說道。 「大家一起去吧。」陸安庭摟住婷婷跟芳芳站了起來,粗大的陽具還沒有收 到褲子里,露在外面,30cm長,小孩拳頭大小,看起來頗為嚇人,老徐不禁對比 了下自己的小弟弟,不禁有點沮喪,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先收起你的壞東西吧。」老徐的妻子馬玉蘭看到陸安庭雞巴也不收起來, 就這樣露在外面摟著兩個女兒就往廁所走去,不禁在後面喊道。 「就幾步路,收什麼啊,嘻嘻,婷婷芳芳,你們先幫我扶著它,不然它晃啊 晃啊的很難受。」陸安庭一邊說著,一邊還叫婷婷跟芳芳用手去扶他的雞巴,老 徐在畫面上看著心里說道︰千萬不要啊千萬不要。可惜天不從人願,兩個女兒竟 然真的乖乖各伸出一只手,握著陸安庭的大雞巴,兩人的手握著陸安庭粗大的雞 巴,居然還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可以想象陸安庭的雞巴有多長了。 「居然還有一大截沒人扶著,真不舒服啊,干媽,快過來一起扶著它嘛。」 老徐看到陸安庭叫兩個女兒扶著他的雞巴還不夠,居然還叫自己的老婆過來扶著 一起扶著他的雞巴,肺都氣炸了。 「你好壞,婷婷和芳芳扶著你的壞東西還不夠,還要我一起來扶著它,想母 女通吃,真壞。」雖然他老婆在畫面上這樣說著,卻加快了腳步,很快超過了三 人,走在三人前面,陸安庭將摟著婷婷的腰肢的右手又伸長了點,伸出去再摟住 馬玉蘭,變成左手摟著芳芳,右手摟著馬玉蘭跟婷婷,老徐變看見自己的老婆便 靠在陸安庭懷中,馬玉蘭的手還伸出去,握著陸安庭雞巴空著的部分。 「嘻嘻,你們手真滑啊,摸得我的雞巴真舒服。可惜還是有一部分沒有人扶 著,如果再多一只手就好了。干媽,听說你媽長得不錯,以前還是女演員?」陸 安庭摟著母女三人一邊走著一邊享受著母女三人的手同時在他雞巴上輕輕套弄的 服侍,一邊還得了便宜還賣乖似的說道。 「不許打我媽的主意。」馬玉蘭說道。 「外婆長得很漂亮,雖然五十多歲了,看起來就跟三十多歲的人差不多。」 芳芳在一旁說道。 「嘻嘻,芳芳,如果把你外婆也找來,讓你們祖孫三代一起伺候我,你說好 嗎?」陸安庭說道。 「好啊,安庭哥哥,人多熱鬧啊。」芳芳在旁邊竟然拍手叫好。 「不知羞恥的丫頭。」老婆听到女兒的話在一旁直嘆氣。 「嘻嘻,好干媽,下次就把我介紹給你媽認識吧,我就見個面就好了。」陸 安庭笑嘻嘻的說道。 「不行,哪有這樣子的,這成什麼樣了?」老徐看到老婆拒絕陸安庭的要求, 心里總算好過點,可是看到老婆的手還是握著陸安庭的雞巴不放,跟兩個女兒一 起上下套弄陸安庭的雞巴就氣得緩不過來。 「嘻嘻,有什麼不好嘛,這樣你們就一家團聚了啊,多開心啊。」陸安庭繼 續說道。 「哼,是你開心了吧。」馬玉蘭說道。「我媽寂寞了這麼多年,你這又長又 粗的家伙,一插到我媽的小穴里,她就肯定離不開你了,到時我們母女祖孫三代 人陪著你玩,不是開心死你了?」說完,似乎還捻了下陸安庭的大家伙。 「怎麼會?我一個人要服侍你們四個人,我虧多了?」陸安庭得了好還繼續 賣乖。 「捻死你這根壞東西,讓你絕了這些邪念。」馬玉蘭說道,一邊還去捻陸安 庭的大肉棒。 「輕點,好干媽,好老婆,我痛死了。」陸安庭笑嘻嘻的說道,臉色上毫無 痛楚的表情。 「痛死你活該。」馬玉蘭一邊說道。 到廁所的一小段路,幾個人硬是走了幾分鐘,走到一半路陸安庭還停下來, 要馬玉蘭幫他吸了一會雞巴才肯繼續走,還要婷婷跟芳芳在馬玉蘭吸的時候撫摸 他的睪丸,讓老徐氣炸了肺。期間他大伸咸豬手,對馬玉蘭母女三人上下其手撫 摸三人的身子就更不用說了,甚至還要婷婷跟馬玉蘭用胸部夾住他的右手,讓他 享受下被四奶夾住的滋味。 四人走到廁所門口,因為廁所沒有安裝攝像頭,所以老徐只能看到四人的背 影看不到那邊的情況,只能憑聲音判斷四人在干什麼。 「來,把我的龜頭對準廁所的坑。」陸安庭的聲音傳來。 「你自己干嘛不對準啊?」老徐听到老婆不滿的聲音傳過來。 「嘻嘻,有三個美人扶著我的雞巴,干嘛要自己動手啊?」陸安庭說道。 「我要尿尿了,你們要看嗎?」陸安庭輕浮的問道。 「誰要看你尿尿啊。」馬玉蘭說道。 「安庭哥,你的尿好多啊。」芳芳在吃驚的說道。 「當然,也不看誰的尿,嘻嘻,幫我對準了,不要漸到外面去了。」陸安庭 吩咐道。 「你們手又白又軟,拿來把尿真是一流的享受。」陸安庭贊道。 「都多大的人了,還要別人幫你把尿,真是不知羞。」婷婷說道。 「有人把尿舒服啊,像你們又白又軟的三只小手扶著我的雞巴,讓我尿的時 候爽的上天了,對了,你們的手不要停,多上下套弄,讓我尿得更爽些。」陸安 庭吩咐道。 老徐听到三女似乎啐了陸安庭一口。老徐听著陸安庭淅淅瀝瀝的尿尿聲音差 不多兩分多鐘才停了下來。 「終于尿完了,你這泡尿真長啊。」芳芳說道。 「主要由于你們幫著把尿,舒服得讓我不想停下來。」陸安庭繼續厚著臉皮 說道。 「嘻嘻,終于尿完了,干媽,幫我清理下嘛。」陸安庭說道。 「尿完不就好了嗎?你們男生又不像女生,清理什麼嘛。」老徐听見老婆說 道。 「龜頭處肯定還有余尿嘛,來嘛,幫我吸干淨,不然對你們也不好。」陸安 庭說道。 老徐心里直叫老婆不要幫他吸,可惜讓他失望的是,他看到老婆的身影似乎 跪了下去,雖然看不到畫面,可是吸吮的聲音卻傳了過來。 「來,寶貝,你們也去幫幫你們媽咪嘛,總不能讓你們媽咪一個人在辛苦。」 陸安庭拍了拍芳芳跟婷婷的小屁股說道。 「你好壞,要人家幫尿完尿還不算,還要人家幫你清理干淨。」婷婷說道。 「不要嘛,你剛尿完,那里不干淨。」芳芳說道。 「什麼嘛,不是你們媽咪已經幫我吸干淨了。」陸安庭說道。 「還沒過門就已經嫌棄媽咪了嗎?」馬玉蘭在陸安庭胯下說道。 「壞蛋,人家幫你吸就是了,討厭,老要人家吸你那里。」芳芳說道。 跟著,老徐看到芳芳跟婷婷都都跪了下去,腦袋都埋在了陸安庭胯下。 老徐的心在滴血︰不會吧?真的三個一起在幫那小子在吮雞巴? 「好舒服。嘻嘻,你們三張小嘴都很甜啊,吸得我都硬了。」陸安庭說道。 「你那里怎麼這麼快就硬了啊。」老徐听到他老婆的聲音傳過來。「我老公 通常都要很久才能硬,而且硬了也沒你的三分一大。」老婆的聲音讓老徐感覺羞 愧難當。 「被你們這樣搞都沒硬,那還是男人嗎?好干媽,好岳母,給我來個深喉吧。」 陸安庭說道。 「唔……唔……」老徐沒听到妻子說話,看來真是在給陸安庭在搞什麼深喉 了。他心里罵道︰賤人,平時跟你做的時候,要你吸下雞巴也推三阻四的,現在 別人叫你深喉就深喉,真是下賤啊。 「恩……恩……好舒服啊……婷婷……芳芳……你們要好好學習下你們媽咪 的深喉技巧,下次就輪到你們了。」陸安庭的聲音傳過來。 「這就是深喉啊……媽咪好厲害啊,這麼長這麼粗的肉棒都可以全部吃進去。 不會嗆到嗎?」芳芳驚訝的聲音傳過來。 「這就是技巧了,等會叫你們媽咪好好教教你們。」陸安庭得意洋洋的說道。 「你的兩顆睪丸真大啊。」芳芳說道。 「對……沒錯,用你的手好好摸摸它……嘻嘻……上次我射你們大伯母的時 候,她也這樣說呢,你們不愧是親戚,真像啊。」陸安庭笑嘻嘻的說道。 「什麼?你跟我大伯母也有關系?」芳芳驚訝的聲音傳來。連老徐也覺得驚 訝。畢竟大嫂是大學教授,怎麼能跟他學生有關系?「不會吧,你跟我大伯母有 關系?你是他學生啊。」芳芳驚訝的問道。 「誰說老師跟學生就不能有關系。再說,其實我不是你大嬸的學生,只是我 教她那樣說的,不然你父親可能會不請我。」陸安庭說道。 「怪不得,我上次在窗口看到你摟著大嬸一起下車了,讓我覺得奇怪,大伯 母怎麼跟他的學生關系這麼親密,原來你早就跟大伯母有一腿了啊?」芳芳說道。 「哼,你這根壞東西,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人,那你跟我嘉昕堂妹也有關系 嗎?」婷婷問道。 「你怎麼這麼說呢?」陸安庭奇怪的問道。 「以你好色的性格,怎麼可能放過大伯母的嘉昕。听說嘉昕在學校也是校花, 長得很漂亮呢。」婷婷說道。 「壞蛋,嘉昕今年才十六歲,比人家還小一歲呢,你就禍害別人了?」芳芳 說道。 「嘿,這是哪里話,不是我要的,是你大伯母被我弄得魂飛魄散,支持不住 的時候,叫她女兒來幫我,這麼漂亮的小姑娘,我不上真是對不起自己了,于是 就在你大伯母幫忙下,幫她女兒開了處。」陸安庭辯解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婷婷追問道。 「大概一年前吧。」陸安庭說。 「那時候婷婷連十六歲都沒有,才十五歲,你就搞了她啊,她那里那麼小, 插入你的大東西,不是痛死了?」婷婷說道。 「哪有,你大伯母先跟她女兒嘉昕搞了一大輪女同,讓你堂妹的小穴濕潤潤 的才讓我上的,嘻嘻,上的時候,還是你大伯母一手撥開你堂妹的小妹妹,一手 把我的大雞吧插進去你堂妹的小穴里的,你開苞的時候,你媽都沒這麼幫你,看 來你媽沒你大伯母愛護女兒啊。」陸安庭得意洋洋的說道。 老徐听到,眼楮一黑,幾乎要暈倒,完了,女兒果然被他玩過了,還想讓妻 子幫他把女兒開苞,老徐年紀大了,血壓一向偏高,幾乎要暈倒了。 「大伯母怎麼這麼淫蕩啊?」芳芳驚訝的說道。「大伯母看起來很賢良淑德 啊。我爸還叫我多學學大伯母,叫我將來也要做這樣一個賢良淑德的女人呢。」 芳芳說道。 「嘻嘻,在我的大肉棒下,沒有征服不了的女人,你大伯母真可憐啊,這麼 多年,從來沒有得到過滿足,我第一次用我的肉棒插她的時候,她緊得就像處女, 據她說,她老公,也就是你們大伯父,已經很久沒插過她了。」陸安庭說道。 「不會吧?大伯母跟大伯父看起來好像很恩愛啊。」婷婷說道。 「很多事不能光看表面的。」陸安庭說道。「據你大伯母說,你大伯父在外 面養了個女人,其實她早就知道了,只是她為了不破壞家庭,沒有揭穿他而已。 可笑你大伯父還以為你大伯母不知道。」 「呀,看不出來大伯父是這種人啊。」婷婷說道。 大哥在外面養女人?怎麼可能,一定是這小子污蔑大哥。 「所以你大伯母跟你大伯父是各玩各的,你大伯父也不干涉你大伯母,大伯 母也不干涉你大伯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陸安庭說道。 「嘻嘻,你大伯父真是笨蛋,家里有這麼個極品美人不干,非要到外面去干 那些二三流的女人,你大伯母真是極品啊,小穴也是個門戶重疊型的極品小穴, 雞巴一插進去就好像被鎖住一樣,爽極了。嘻嘻,你大伯父估計是無福消受吧, 如果不是遇到我,其他男人一插進這樣的小穴,不到兩三分鐘就繳械了,你大伯 母自然得不到滿足。」 「哼,那你去干我大伯母就好了,干嘛來這?」婷婷生氣的說道。 「吃醋了?」陸安庭說道。 「哪有?」婷婷辯解道。 「嘻嘻,你大伯母的小穴雖然好,可是她加上她女兒也服侍不了我,所以才 推薦你們啊。」陸安庭道。 「啊,原來大伯母跟你是說好的啊。」婷婷說道。 「對啊,下次把你大伯母母女叫過來,讓你們兩對母女一起伺候我。到時比 較下誰的功夫更好。」陸安庭說道。 「美得你,誰要一起服侍你啊!啊,你的手,不要亂摸。」婷婷說道。一邊 似乎在撥打陸安庭的手。 「你不要的話如果到時我不叫你,你可不要怪我啊。」陸安庭說道。 「哼,你就會欺負人家。」婷婷說道。「好啦,到時人家最多跟媽咪和妹妹 一起服侍你好了,肯定會比大伯母跟嘉昕妹服侍得好。」婷婷說道。 「好不好還難說,你嘉昕妹很會服侍人的哦,我插她媽媽的時候,還會在後 面幫我推屁股哦。」陸安庭故意說道。 「推屁股而已,我也會啊。」芳芳說道。 「還有,她媽媽幫我深喉的時候,她還會幫我舔屁眼哦。」陸安庭提高了聲 音。 「舔屁眼……」婷婷跟芳芳的聲音同時傳出來。「那里好髒啊……你怎麼要 別人舔那里?」兩人同時說道。 「你們不要嗎?那就被嘉昕比下去了哦。」陸安庭故意說道。老徐都氣到要 爆血管了,光是老婆幫他深喉還不夠,還要女兒幫他舔屁眼? 「你真壞,要人家舔你那個地方。哼,我就不信我比不過嘉昕。」婷婷說道。 然後居然真的繞到陸安庭背後,脫下他的褲子,然後用手分開他的屁眼,舔了起 來。 「對,就是那里,用你的舌頭頂進去,深一點,舔,好舒服啊。」陸安庭說 道。 「芳芳,你也別閑著,含住我的兩個睪丸,溫柔點,幫我舔舔。」陸安庭說 道。 老徐雖然看不到二女兒在做什麼,可是看到二女兒也埋頭在陸安庭胯下,不 禁悲嘆一聲,完了。 「真是極品享受啊。美艷的母親在前面深喉,大女兒在後面舔屁眼,二女兒 在下面舔蛋蛋,如果還能再多兩個美人被我左右抱著摸奶子就好了。」陸安庭得 了便宜還在賣乖。 「啪。」听了這話,大女兒婷婷似乎打了陸安庭的屁股一下,表示出他說這 樣的話的不滿。 陸安庭只是笑了笑,也沒對大女兒那記巴掌說什麼。 過了會,陸安庭喘息的聲音越來越大,他的雙手似乎在緊按著前面的什麼東 西,老徐知道,那是他老婆的頭部。 「婷婷,再舔深一點。」陸安庭大聲說道。「好干媽,好岳母,你舔得我好 爽啊,我要出來了,你再含深點。啊……好爽……我出來了……」陸安庭大聲喊 道,老徐從聲音就可以听得出陸安庭此時爽得上天了。 「爽死我了,干媽你的深喉功夫比你大嫂的還要厲害啊。」陸安庭說道。 「美死你了,可苦了我們母女了。婷婷還要幫你舔屁眼,這不是糟蹋人嗎?」 老徐听到老婆不滿的聲音傳過來,心里稍微好過點。 「男女相處的最高境界就是互相滿足,你們現在滿足了我,等會我讓你們母 女一起飛上天,這不好嗎?」陸安庭說道。 「死相,就會欺負我們母女。」老婆的聲音傳過來,像是在撒嬌般。 「下次把你大嫂一起叫過來,你看我怎麼欺負她好嗎?」陸安庭說道。 「壞死了,還要人家跟大嫂母女一起服侍你,嘉昕怎麼說也是我晚輩,那不 是讓人家羞死了?」 「少來了,你不是跟女兒一起服侍我了?多個佷女有什麼?」陸安庭說道。 「到時你們親戚見面,加強大家的感情,不是親上加親?」 「去你的,這叫什麼親上加親。那不是爽死你了?我們兩對母女一起服侍你。」 馬玉蘭說道。 「這有什麼?再把你二嫂跟二佷女叫上,加上你婆婆,那才是爽。」陸安庭 說道。 「好啊,你什麼時候又去招惹二嫂了?還有婆婆?」老徐听見老婆似乎在發 火。婷婷跟芳芳听到這個也似乎吃了一驚,動作都停了下來。 「反正遲早也見面的,我就全說了吧。」陸安庭停了下,似乎在想怎麼說。 「我最早是跟你婆婆認識的,然後……然後……你婆婆就跟我好上了。」陸 安庭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 「哼,連我婆婆你也上了,你還真是荒不則色啊。」老徐听見老婆說道,老 徐听到這個消息,已經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了。 「還不要說,你婆婆雖然五十多歲了,可是長得還真漂亮,小穴也緊得很, 實在想不出她生了三個兒子。我把你婆婆搞得她魂飛魄散,她在床上實在頂不住 我的勇猛,向我求饒,又是用口,又是用奶子夾我的大肉棒,我都還沒滿足,她 最後實在受不了了,說她有三個漂亮的兒媳婦,還有四個漂亮的外孫女,可以都 拿給我享用,讓我放過她,我向她仔細了解了你們的情況,才放過了她,那次你 婆婆在床上足足躺了幾天才能下床。」陸安庭說道。 「怪不得我听說媽有幾天身體不舒服,一直沒下床,原來是你這個壞蛋。」 馬玉蘭說道。 「你大嫂是個教授,你二嫂是個醫生,你呢是個家庭主婦,你婆婆把你們的 情況都向我說了,我先從你二嫂下手,你二嫂跟你二哥感情不好,據說都鬧到快 要離婚了,嘻嘻,讓我輕易就得手了,我在醫院的病床上把你二嫂跟她女兒插得 魂都丟了,然後再讓她把我介紹給你大嫂,用科學研討的名義去接近你大嫂,以 後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陸安庭說道。 「你好壞啊,把我們一家的女人都通吃了。」馬玉蘭嬌嗔的說道。 「哪有,不是還有你媽嗎?」陸安庭說道。 「哼,我看我媽遲早是要落到你手里的。」馬玉蘭說道。 「嘻嘻,到時你們母女、祖孫三代女人九個一起伺候我,不知道有多爽呢?」 陸安庭色迷迷的說道。 「美死你了,先發下夢吧。」馬玉蘭說道。 「安庭哥,你真壞啊,要人家全家九個女人一起陪你玩。」婷婷終于伸出舌 頭說道。 「好,寶貝,我也尿完了,我們一起進房玩吧。」陸安庭說道。 (3)車禍 老徐看到這,心情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他簡直想殺人了,這個陸安庭太 可惡了,搞了他媽,搞了他兩個嫂子跟佷女,還要搞他老婆女兒,還要把他全家 的女人集中在一起讓他搞,他簡直就想去殺了陸安庭。 畫面上看到,陸安庭接著就摟著他兩個女兒跟他老婆,一起進了二女兒的臥 室,老徐接下去也沒有心情看了,看別人怎麼玩自己的老婆女兒很好玩嗎?他都 看不下去了。再說,他也沒有這麼變態在自己女兒的房間裝攝像頭,只是裝了竊 听器而已。 老徐關了筆記本電腦,一個人做在旅館的大床上,思考下一步該如何做,要 怎麼懲罰那個叫陸安庭的年輕人呢?要通知大哥二哥嗎?他感覺這不太好,一時 他想不清楚,于是退了房間,百無聊賴的走在大街上,他暫時也沒心情回家。 就在他正在過馬路的時候,這時,大街上突然沖過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 速度很快,向他直撞過去,老徐心里說︰快避開啊。可是身體上怎麼也做不出反 應。車子直接撞上了他的身體。 老徐感到身體一痛,突然他發現自己竟然飄了起來,飛上了天,他看了下, 居然看到自己的身體像個垃圾袋般飛了出去,然後落到地上,血肉模糊。 這麼怎麼回事?我出車禍了,居然沒死?還是我死了,這只是我的靈魂? 老徐試著飛了下,勉強能離地兩三米,他飛上前去看看,紅色法拉利停了下 來,上面下來一個人,讓老徐看到火冒三丈,那個人不是陸安庭是誰?這時,他 身邊居然還跟著兩個女保鏢,一身黑色西裝,打扮得像男人,可是,老徐還是一 眼看出來這是兩個女人。老徐看了幾眼,感覺這兩個女保鏢長得還不賴。 這小子怎麼這麼有錢?居然有法拉利?還有女保鏢? 其中一個女保鏢說道︰「少爺,麻煩了,你撞死人了,我馬上打電話給甦警 司,請他處理這事。」然後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然後低聲說了一會。然後 轉頭對陸安庭說道︰「甦警司說他會處理這事的,只要家屬不怎麼追究,您不會 有什麼事。」 陸安庭說道︰「我看這人的衣服怪熟眼的,這人我好像認識。」陸安庭說道。 然後他一拍大腿,說︰「這不是那個死鬼老徐嗎?娶了個漂亮老婆,還有兩個漂 亮女兒,嘿,甦希,這事應該沒事,那母女肯定不會告我。」陸安庭淡定的說道。 那個叫甦希的女保鏢說道︰「那樣最好,少爺你要不要先打個電話跟他們母 女說下啊?」 陸安庭說道︰「好,我馬上打電話。」然後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過了會, 他說道︰「干媽,是我,陸安庭,我踫到個麻煩事,我開車撞死人了,是,是你老公, 這事我跟你說,如果警察上門,你得幫我,不要控告我就好了,可以幫我嗎? 干媽?好嘛,最多我下次多陪陪你,讓你爽上天去。你老公死了,我們以後不是 更方便嗎?好,就這樣說定了,我明天晚上過來陪你。嘻嘻,到時我把你大嫂二 嫂還有你婆婆叫過來,大家見個面。什麼?你還要叫你媽過來?那好啊,到時一 起見好了,我很期待明天噢。」然後他掛上了電話。 老徐听了覺得有點難以置信,老婆就這樣放過了這個撞死自己的凶手,還叫 自己大嫂二嫂媽媽一起在明天晚上陪他?老徐已經出離憤怒了,他忘了自己是靈 魂體,忍不住飄向陸安庭,一拳向他打過去。 老徐發現,自己的拳頭居然打到陸安庭身上,陸安庭臉上似乎出現痛苦的表 情,難道自己真的可以打人?他試著打向女保鏢,可惜拳頭從她們的身體穿過去 了,這是怎麼回事? 老徐發現自己的靈魂在慢慢變得暗淡,只要再過個半小時說不定就會完全消 失了,自己的力量也在慢慢消退,他心想︰不行,我不能這樣就死掉,我要報仇。 那個叫甦希的女保鏢跟另外一個女保鏢看到陸安庭的表情,趕忙上前扶住陸 安庭道︰「少爺,你沒事吧?是不是剛才撞車撞傷了?要不要回車里休息下?等 會我們來處理就好了。」這時,因為撞車事件,周圍已經有很多人圍了上來。 陸安庭雙手摟住兩個女保鏢,滿不在乎的看著周圍的人的指點,說道︰「沒 事,剛才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痛了下,現在不痛了,沒事了,等會結束這事後,我 們回去再慢慢玩。」陸安庭臉上露出色迷迷的表情,讓兩個女保鏢臉上一紅。 老徐這時突然整個靈魂體撲向陸安庭,他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進入了陸安庭 的身體,他發現突然出現在一個很大的空間內,這個空間里面有個小人,跟陸安 庭長得一模一樣,他自己出現在這里,身體是陸安庭的幾倍。 陸安庭看到巨大的老徐,嚇得跪在地上不住求饒。這里是哪里呢?難道是靈 魂空間,老徐想到,看到陸安庭,老徐就氣氣不打一處,伸手就揍了陸安庭兩下, 他巨大的手一壓,就把陸安庭壓扁了。陸安庭的靈魂被壓扁後,雖然沒死,不過 也只能躺在靈魂空間的地上喘氣而已,話都說不出來。 老徐一把將陸安庭的靈魂抓起來,不理求饒的陸安庭,很自然就一口吞下, 然後感覺一陣疲倦,不禁就睡著了。 當老徐張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老徐不是沒住過 醫院,不過這麼高級的病房還真的沒住過,單人的獨立房間,50寸的等離子大彩 電,空調電冰箱啥的一體具備,睡的也不是普通醫院那種硬邦邦的病床,而是柔 軟的席夢思,還散發著清香的味道。他一醒,潮水般的記憶就向他涌來,老徐馬 上就明白他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吃掉陸安庭的靈魂後,就停留在他的肉身上, 自己成了陸安庭。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難道是祖傳功法的作用? 原來,一般人死後,靈魂都會隨之消散,而陸安庭的祖先乃是一位逃離地府 的鬼卒,不知怎麼上了人身,他的功法都是修煉靈魂的,不過,要把功法修煉到 大成靈魂才能隨意脫離肉身,此前除非肉身意外死亡,不然,靈魂是無法脫離肉 身的,如果老死或者病死的話,靈魂就會跟肉身一起消散。老徐的肉身突然死亡, 因為老徐練的功法的關系,靈魂還能存在一小段時間讓他去找「替身」,佔領別 人的身體,而如果是普通人的話,靈魂就會跟肉身一起死亡,不會有靈魂留下來。 「替身」也不是隨便找的,必須要跟自己的靈魂契合,這樣才能做自己的「替身」, 不然就會像老徐打那兩個女保鏢那樣,踫都踫不到對方。 老徐肉身死亡,剛好陸安庭的靈魂能跟老徐的靈魂契合,讓老徐輕易上了他 的身體,吞吃掉他的靈魂,老徐本身資質甚差,家傳功法練了這麼多年,才勉強 達到第三層而已,不過已經比普通人的靈魂強了很多,所以吞吃掉陸安庭的靈魂 自然不在話下,不過老徐吃掉陸安庭的靈魂後,本身就替代了陸安庭的靈魂去管 理這具身體,除非他能把功法練到大成,不然是不能隨意脫離現在的身體的。 而陸安庭,也不是普通人,他老爸是x 市的大富翁,家里家財萬貫,更讓老 徐吃驚的是,這一家族居然遺傳有九尾狐的血統,不過,不是每個人都能繼承這 種血統,陸安庭他老爸就沒繼承到,陸安庭卻意外繼承了這種血統,讓他泡妞無 往不利,不過帶來的麻煩是永遠無法滿足的欲望。 狐性好淫,如果這種血統被女人繼承的話這個女人自然就是一個十足的蕩婦, 被一個男人繼承的話,對這個男人來說就意味著艷福無邊了。九尾狐的血統不是 蓋的,陸安庭一出生,他身邊的女性就自然被他吸引,老徐從陸安庭記憶里面知 道,陸安庭七歲就已經開始對身邊女性感興趣,特別是女性的裸體,九歲居然就 跟自己的保姆發生了第一次關系,從此之後,他搞過的女人,就越來越多,所以 陸安庭身邊的女性都會自然被他吸引,憑借九尾狐血統跟他二世祖的身份,泡妞 自然無往不利。老徐從陸安庭的記憶知道,這家伙說是二十六歲,實際上身份證 的年齡已經是三十六歲了,九尾狐的血統讓他看起來比他實際年齡年輕很多,陸 安庭的正式職業居然是一個婦科醫生,還自己開了一個診所,在婦科界居然還是 小有名氣,老徐他媽媽就是因為身體有問題被朋友介紹去這家診所認識陸安庭的。 不過,九尾狐的血統雖然有這麼多好處,可是,壞處也是有的,就是這一族的男 人壽命都不長,陸安庭雖然才三十六了,因為九尾狐血統自然散發吸引著身邊的 女性,對他精神力的消耗是很大的,他本身沒有龐大的精神力支持這種消耗的時 候,就會消耗他的生命力,所以,陸安庭看起來雖然很年輕,如果不是老徐上了 他身的話,以他目前的狀況,再過個十年八年,恐怕就要進棺材了。可是,現在 老徐誤上了他的身體,狀況自然不同了,老徐修煉家傳功法多年,雖然離大成還 差得遠,精神力卻極其龐大,正好為陸安庭的身體補充了大量精神力,多余的精 神力還在修補他身體上多年使用九尾狐精神力吸引女性造成的暗傷,可謂是「姣 婆遇到脂粉客」,一拍即合,兩者互相補充,讓陸安庭(老徐)現在的身體狀況 前所為有的好,老徐試著練下家傳功法,發現前所未有的順利,可以說,陸安庭 身體的資質比老徐以前身體資質要好多了。 老徐現在有點困擾,他應該怎麼辦?去認回老婆孩子過回以前的生活?不可 能了,不要說以他現在身體的身份,就算老婆孩子肯認他,他怎麼也不可能回到 從前那樣了。要不要告訴大哥二哥家傳功法的秘密呢?還不行,目前他掌握的情 況也不是非常清晰,他都不知道怎麼上陸安庭身的,好像死了後不是每個人都能 上的(老徐還未知道靈魂契合度的秘密),而且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難道叫大 哥二哥去自殺然後換個身體?就這樣以現在的身份繼續過下去?對老徐這樣以前 的正經人來說似乎又有點不適應。他應該放棄一切出家去當和尚?好像又太消極 了,而且進入這具身體後,受九尾狐血統的影響,他對性方面似乎感興趣了很多, 想到這身體的主人明天還跟自己的妻子女兒有約會呢?到時自己怎麼面對自己以 前的親人呢? 老徐在想問題時候,病房的門被打開了,剛才那兩個女保鏢走了進來,甦希 看到老徐醒了,高興的說道︰「少爺,你醒了啊,剛才差點嚇死我們了,是不是 撞車後遺癥啊?剛才我請陳醫生幫你檢查過一次了,沒發現任何問題,陳醫生還 說你身體狀況非常好。」 這時,甦希背後走出來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非常漂亮,老徐從陸安庭 的記憶知道,這個女醫生叫陳笙華,算是陸安庭的私人醫生,目前老徐所在的醫 院,是一家非常有名的私人醫院,幕後的老板其實就是陸安庭,陸安庭一共有三 名私人醫生,全部都是美女,而且都是非常出名的女醫生,不但是他的私人醫生, 也是他的女朋友之一。 陳笙華看見陸安庭(老徐)醒了,非常高興,跑過來對陸安庭(老徐)說道︰ 「安庭,你終于醒了,剛才甦希她們把你抬過來的時候我嚇壞了,還以為你出事 了,結果我檢查了半天,發現你一點事沒有,可是甦希說你為什麼還不醒,讓我 心急死了,現在你終于醒了,人家就放心了。」陳笙華臉上一直帶著微笑,聲音 非常溫柔,是老徐听過的聲音最溫柔最好听的女性聲音,老徐听了這話,就感覺 自己的下身似乎硬了,對于老徐而言,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老徐感到自己是被 九尾狐血統影響得很厲害。 陸安庭(老徐)說道︰「笙華,我沒事,你放心。對了,甦希,剛才撞車的 事件處理得如何了?」老徐感覺有點怪怪的,不過為了讓自己更像陸安庭,不得 不問下。 左邊的女保鏢甦希說道︰「少爺,沒事了,所有事情都已經搞定了,你甚至 都不用上法庭。」 陸安庭(老徐)說道︰「恩,那就好,我沒什麼事,你們不用擔心。」 這時,門口突然沖進來兩個女醫生,一身白大褂,左邊那個身材非常豐滿, 胸脯像要裂出來一樣,右邊那個身材高挑,皮膚非常白皙。老徐一看就知道是他 的另外兩個私人醫生,左邊身材豐滿那個叫碧絲,是個華裔,在三藩市長大,右 邊那個叫武櫻,兩個都是從著名的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在大醫院當了多年醫 生很有經驗,被陸安庭誘惑了過來他的私人醫院當醫生順便做陸安庭的私人醫生。 兩人沖進來看著陸安庭說道︰「安庭,你沒事吧?我們剛才去出診了,剛剛才知 道你出事了,就急忙趕回來看你了。」 老徐看見碧絲那對飽滿的奶子,就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直接伸進碧絲的內 衣里面,一把抓住一只飽滿的奶子。真大、真挺阿,老徐心想,然後一呆,自己 平時不是這樣的人啊?今天怎麼這麼輕浮呢?然後他再想︰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 前那個木納老實的老徐了,我現在的身份是花花公子陸安庭,如果表現得太老實, 估計別人也會懷疑吧?反正做符合自己本性的事情就好了。老徐找到借口,也就 不管這麼多了,有便宜不佔還是男人嗎?而且他現在的身份還是無女不歡的陸安 庭。 陸安庭(老徐)說道︰「我好得很,呵呵,碧絲,每次摸到你這雙奶子,都 那麼完美,那麼大還那麼有彈性,實在是奶子中的極品啊。」 碧絲紅著臉,任由陸安庭(老徐)佔便宜,口中說道︰「討厭,每次見人家 就只知道摸人家奶子。」老徐看到旁邊的武櫻高挑的身材,奶子雖然沒有碧絲大, 可是看起來也不小,而且身材非常高挑,像模特般,忍不住另一只手就摸了過去, 也是伸進武櫻的衣服里面,也是抓住一只奶子,比較著跟碧絲奶子的不同,除了 比碧絲的小了點外,彈性更好,皮膚感覺也比碧絲的更光滑,說道︰「武櫻,你 的也不差。」武櫻也紅著臉啐了陸安庭(老徐)說︰「安庭,每次跟你見面,你 還是這麼不正經。」後面的陳笙華看見被碧絲跟武櫻搶了她的風頭,忍不住急了, 上來對陸安庭(老徐)說道︰「安庭,別忘了人家,是人家幫你檢查身體的,那 個時候,她們兩個還不知道在哪呢?」 碧絲口上辯解道︰「剛才我在幫病人看病,才晚了點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下次我一定比你更早。」 武櫻也說道︰「就是,就是比人家早那麼一點點,有啥了不起的。」 陸安庭(老徐)看到三個女人開始準備爭吵了,讓他有點頭痛,他翻查陸安 庭記憶里面,解決這種爭吵的辦法,就是讓她們沒有力氣再去爭吵,于是,他對 陳笙華說道︰「笙華,你有空跟她們吵架不如再用小嘴幫我再檢查下我下面好了。」 陳笙華臉上一紅,卻沒抗拒,翻開陸安庭(老徐)蓋的被子,拉開陸安庭(老徐) 下面的拉鏈,一口就把陸安庭(老徐)的碩大含了進口。 陸安庭(老徐)繼續說道︰「好啦,碧絲,武櫻,脫光了衣服過來,用你們 的身體幫我好好檢查下。」 碧絲、武櫻都是臉上一紅,卻沒有拒絕,把身上的衣服脫掉了,碧絲跟武櫻 分別走到陸安庭(老徐)左右兩邊,被老徐左右抱住,拉了上床,兩個女保鏢看 到這樣的情形,悄悄關上門退了出去,她們雖然有服侍陸安庭的義務,可是那是 在陸安庭要求的時候,當陸安庭沒有要求的時候,她們一般都是退出去盡自己保 鏢的義務的。 老徐暫時也沒管兩個女保鏢,現在有三個豐滿漂亮的女郎在他面前,他就沒 空去管那兩個還在做男裝打扮的女保鏢了。老徐感到自己的雞巴被陳笙華含入口 中,可是陳笙華的小嘴實在太小了,幾乎連肉棒的一半都吞不到,老徐想起他看 過的錄像中,自己的老婆為陸安庭做過深喉,他想起眼前這個漂亮動人的女醫生 陳笙華那溫柔動人的聲音,如果讓她也來個深喉,一定很爽吧,于是對陳笙華說 道︰「笙華,給我來個深喉。」陳笙華听了,于是,賣力的把老徐胯下那碩大的 雞巴慢慢吞進自己的小嘴中,旁邊的碧絲听到了,翻了下眼道︰「我的好少爺, 你讓陳笙華的小嘴為你做深喉服務,不是難為她嗎?我來還差不多。」老徐听了, 笑著說道︰「好啊,等會笙華做完了,如果我還不盡興,就叫你幫我服務。來, 你們兩個過來點,讓少爺我好好欣賞下你們的身體。」老徐說道。 碧絲跟武櫻兩個,已經脫得一絲不掛,慢慢走到老徐床前,碧絲的身材很高 大,很豐滿,有點西方女子的味道,不過頭發是黑色的,皮膚稍微有點粗糙。武 櫻身材很高挑,皮膚非常滑膩,摸上去像在摸絲綢般,非常舒服,碧絲胯下長滿 了像胡子般濃密的陰毛,而武櫻下面則是非常光滑,是個天生的白虎。 「嘻嘻,笙華啊,你也把衣服都脫了吧。」陸安庭說道。 陳笙華臉上一紅,于是含住雞巴慢慢也把衣服都脫了,陸安庭看了下陳笙華 的身體,陳笙華的身材比較嬌小,奶子也沒兩人的大,倒三角地帶長著稀稀疏疏 的陰毛,不過都梳理得很整齊,看起來更惹人憐愛。 老徐看到三個動人美人都一絲不掛的在自己面前,特別還是三個美女醫生, 老徐從陸安庭的記憶中知道,她們三個都是很著名的醫生,一個看內科,一個看 外科,一個看精神科,身邊也有著眾多追求者,家世其實也都不錯,並不缺錢, 如今像個女奴般服侍陸安庭(老徐),是陸安庭九尾狐血統的影響,不然三個如 此優秀的女性,怎麼會如此簡單就跟隨一個花花公子做他的私人醫生和玩物呢? 陳笙華勉強把老徐的大肉棒吞進了四分之三就沒法繼續了,老徐看著已經被 肉棒塞得滿臉通紅的陳笙華,拍了拍她的頭道︰「好了,笙華,不用繼續了,再 繼續你會被肉棒插死的,成為頭一個被肉棒插死的女醫生,換碧絲來好了。」陳 笙華有點不舍的慢慢吐出肉棒,然後把碧絲搶了過去,一口吞了進去。碧絲就比 陳笙華厲害多了,一下子就把整個肉棒吞了進去,肉棒插進碧絲的食道里,被食 道緩慢的蠕動著,像是下面的穴在套弄他的肉棒一樣,而且上面舌頭還不停的舔 弄肉棒,讓老徐感覺舒服極了,他想︰怪不得那個陸安庭老叫老婆幫他深喉,原 來深喉這麼舒服啊。這時,陳笙華走到陸安庭(老徐)面前,一陣欲哭泣的表情, 老徐一把摟住陳笙華問道︰「寶貝,怎麼?」陳笙華說道︰「人家是不是很沒用 啊,想幫你深喉都做不到,人家奶子又沒碧絲跟武櫻大,身材也沒有她們高挑, 皮膚也沒有武櫻白皙和滑膩,三個人里面就人家最沒用了。你一定不喜歡人家了 吧?」老徐回答道︰「哪里,我的好笙華,你下面小穴是最極品的三環套月啊, 三個環一起套住我的大雞巴,讓我爽死了,而且你也是最溫柔體貼的一個,叫床 聲也是三個人里面最好听的,怎麼能說自己沒用呢?」 陳笙華臉上一紅,輕輕打了陸安庭(老徐)一下,說道︰「討厭,好像人家 除了上床之外就沒用好處一樣。」 「嘻嘻,當然有好處啦,你是我的寶貝嘛。」老徐說道。 「那人家就不是嗎?」武櫻在旁邊問道,豎起柳眉,一副欲興師問罪的摸樣。 老徐手一伸,把武櫻也抱了過來,左手摟住陳笙華光滑的身體,右手抱住武櫻一 絲不掛的胴體,說道︰「嘻嘻,你們都是我的好寶貝。來,別說這些了,我們來 好好玩玩吧。」說完,一雙手分別佔領了兩人的奶子,肆意玩弄著,一會兒又伸 到兩女下面,撫摸濕淋淋的小穴,胯下的大雞巴在享受碧絲的深喉,舒服極了。 陳笙華跟武櫻也輕輕俯下身子,舔弄陸安庭(老徐)的身體。 老徐一生人沒試過這麼爽的,下面有個美女在幫我口交,上面還摟著兩個美 女玩,一會兒親下左邊的陳笙華,一下子又親下右邊的武櫻,一邊還上下其手玩 弄兩女動人的身體,讓他爽極了。過了會,他感到下面的雞巴已經硬了,于是對 碧絲說道︰「碧絲好了,先吐出來,我們玩點別的。」碧絲吐出他的大雞巴,可 是手還不停的撫摸著他粗大的雞巴,說道︰「安庭,你這里真的太粗大了,等會 我的小穴可能會被你插暴啊。」 「那你願意嗎?」老徐問道。 「死在你雞巴下也願意。」碧絲說道。 「你們誰先來?」老徐問道。 「笙華好了,是她最早到的,今天就先讓她來好了。」碧絲跟武櫻說道。 「好,笙華,你趴下,我們今天來遛狗了。」老徐說道。 「討厭,怎麼把人家比做狗啊。」陳笙華說道。不過,還是把身子趴下來, 把自己的小穴露在老徐面前。 「碧絲,武櫻,還不過來幫我操你們的姐妹。」老徐神氣的吩咐道。 于是,碧絲跟武櫻一左一右扶住老徐,然後碧絲輕輕撥開陳笙華的小穴,露 出里面粉紅色的辱肉,看到陳笙華下面已經濕透了,正在不停的流出淫水,而武 櫻則溫柔的把老徐的大雞吧塞到陳笙華的小穴中。然後,一個幫老徐推屁股,另 一個幫老徐拔出雞巴,讓老徐能毫不費力的操陳笙華。 老徐把雞巴一插進陳笙華的小穴中,便感到陳笙華小穴中似乎有三個肉環在 緊緊箍著他的雞巴,讓爽極了,這時,武櫻跟碧絲在幫他推屁股跟拔雞巴,讓他 操起來自己幾乎都不用費力,讓他受用極了,他手往前一伸,握住陳笙華的兩只 小奶子玩了起來,頭卻低下去,一會兒吃著碧絲的肥碩的大奶子,一會兒吃著武 櫻豐滿滑膩的奶子。操了一會,陳笙華開始浪叫起來︰「啊……啊……我好的少 爺……安庭……你操得人家舒服死了……啊……不行了……人家頂不住了……」 不過一會兒,陳笙華就已經泄了一次了。 一會兒功夫,老徐把陳笙華操泄了三次,老徐卻感到自己還沒到要泄的時候, 陳笙華的三環套月雖然是名器,可是老徐卻感到還沒到要交貨的時候。老徐看著 已經渾身爛得像軟泥一樣的陳笙華,于是說到︰「好了,先把陳笙華扶開吧,碧 絲,武櫻,你們誰先?」老徐說道。 高大豐滿碧絲這次要求先來,老徐讓碧絲也是用後插式,從後面插入碧絲的 小穴內,碧絲雖然高大豐滿,可是小穴畢竟不是什麼名器,比陳笙華更不堪,老 徐稍微插了幾下,就已經把她插得魂飛魄散了,老徐大概抽插了兩百來下,就已 經把這高大健美的女郎插得像軟泥一樣了,最後的武櫻則是要老徐躺下,用女上 男下的姿勢,老徐只要躺著享受就好了,武櫻比碧絲還是強點,她的肉穴緊緊夾 住老徐的大肉棒,上下抽動,豐滿的奶子上下跳動,看起來動人極了,老徐一把 抓住武櫻的奶子,肆意玩弄著,一邊享受著美女肉穴的滋味,還不用自己費力, 實在是人間極品享受,老徐順手把左右已經軟癱下的碧絲跟陳笙華抱住,左右兩 手玩弄她們豐滿滑膩的身體,感覺人生享受,莫過于此。大概插了三百下左右, 武櫻就已經泄了兩次了,老徐這時感到身體有一股欲火要爆發出來,這樣抽插感 到不滿,于是把武櫻弄倒,用正常體位,大力抽插,把武櫻弄得哭爹喊娘的,又 泄了兩次,然後她開始求饒︰「安庭,好少爺,人家頂不住了,求你饒了我吧。」 老徐看到武櫻確實頂不住了,才放開武櫻,看看碧絲跟陳笙華恢復了點,又讓碧 絲跟陳笙華並排跪下,然後翹起屁股,他則跪在兩人身後,肆意抽插,插左邊那 個的時候,就把手指插入右邊那個的小穴內玩弄她們的淫穴;插右邊那個的時候, 就玩左邊那個的小穴,把兩個美女又玩得泄了兩次,看到兩人實在受不住了,才 停下來,三人小穴都已經又紅又腫,不能再干了,可是老徐感到自己還未想泄, 三女讓老徐躺下,然後碧絲用深喉,陳笙華跟武櫻則在兩邊舔弄老徐的睪丸,這 樣含弄了半天,老徐才在三人的服侍下勉強射了一次。 事後,陳笙華三人用口幫老徐清理干淨胯下,老徐才摟住三人光滑的身體睡 下,陳笙華說道︰「安庭,是我們太沒用了,三個人都沒法滿足你。」老徐笑了 下說到︰「不是你們太弱,是我太強了,下次再叫多點姐妹一起來服侍我吧。」 陳笙華說道︰「是啊,剛才怎麼不叫幾個小護士過來一起服侍你呢?這次醫 院又進來幾個素質不錯的新人,剛才忘了叫你看看。」 「嘻嘻,總有機會的,不急。」老徐說道,老徐知道陸安庭在這間醫院有整 整一組專用護士,專門來服侍他的,足足有二十四個人,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美 女,而且會不定時換人,因為陸安庭喜歡新鮮,不過他也不急,他知道這些肉都 是他的,什麼時候吃都可以,老徐對自己現在性能力也有點吃驚,他不知道自己 (陸安庭)的身體這麼能干,怪不得陸安庭上次夸口說他把媽弄得幾天下不了床, 上次听到以為他在吹牛,現在看來,可能真的有這事。 (4)病房春色 老徐現在感覺很好,以前的身體只要射過一次,就幾天已經不能射了,而且 做愛的時候,很快就完事了,從來沒試過讓他老婆高潮的,現在只是牛刀小試, 已經把這三個女醫生弄得神魂顛倒了,他不知道現在自己究竟有多強。老徐現在 的一個問題是如何面對自己以前的老婆女兒還有老媽嫂子的問題,難道真的要去 上自己的女兒? 老徐先打個電話跟自己以前的老婆說之前約好的會面要延後幾天時間,因為 這件事比較麻煩,有狗仔隊跟蹤雲雲,不過老徐說的時候一直感到很怪,用另一 種身份跟自己以前的老婆說話,讓他感覺很奇怪。 接下去老徐就安心在醫院里面享受美女醫生和美女護士的24小時貼身服務, 由于碧絲等三人有時候要去看病所以不能24小時陪在他身邊,因為這間醫院她們 三人也是招牌醫生,有時要去看一些重要病人,所以無法整天陪在他身邊,不過 老徐也不寂寞,他身邊有足足二十四個美女護士一天24小時等候在他身邊伺候, 當然,每班一般是8 人,8 小時換一班,二十四個人正好輪一整天。 老徐接下去幾天像是在天堂般,一天24小時都有美女伺候,不管是去廁所還 是洗澡、吃東西,都有人貼身伺候,小便甚至不用起床,一個美女護士拿著盆子 放在他胯下,一個扶著他的大雞吧對準臉盆,然後他就盡情小便,小便完,還有 兩個美女幫他舔干淨雞巴,他連身子都不用起,吃飯則是左右兩邊各一個護士擁 著他,他左擁右抱著兩個美女護士,食物則是由一座小車推進來,四個美女護士 在一邊負責夾菜,他兩邊的美女護士負責喂他吃飯喝水吃菜,可以讓美女先吃進 口咬碎了再用小嘴喂給他,也可以讓兩個美女直接用筷子夾到他口中,吃飯時, 還有兩個美女護士在胯下幫他吹簫;洗澡時,八個美女護士脫得一絲不掛的,環 繞著他進洗澡間,然後六個美女護士把自己的奶子涂滿肥皂泡後用奶子在他渾身 上下按摩著,十二只玉手則是搓洗洗奶子沒按摩到的地方,還有兩個美女專門用, 小嘴幫他洗雞巴,把他洗得干干淨淨,甚至連衣服也幫他穿好,老徐甚至連一根 手指都不需要動到。 三個美女醫生,只要下班了或者沒有預約的病人看病,都會第一時間回來看 老徐,跟眾美女護士一起服侍他,溫柔體貼得讓老徐無話可說,可以說,老徐自 出生以來都沒過得這麼舒服。而甦希則領著一眾美女保鏢,在病房外輪班守護, 非常專業,一般每班兩個人,因為老徐現在住的地方外面有保安值班,所以可以 說非常安全,所以美女保鏢一般都沒什麼事干,老徐試過跟眾美女的淫亂後,興 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