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母亲,女儿也不放过

乱伦小说   2021-10-14   加入收藏夹

我带着她们先到必胜客狠吃了一顿,然后又来到东方之珠娱乐城包了一个单间,并特意要了瓶红酒。趁小惠不注意,我把预先准备得NT药片放进了她的杯里。女孩们狂欢般的又唱又跳,小惠此时也好像来了兴致,抱着话筒唱起来没完,完全淡化了对我的反感。认识她以来我还第一次见她如此高兴,脸上洋溢着少有的笑容。 直到午夜女孩们渐渐显出了疲惫,小惠在药片的作用下也开始发懵“太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的头都有点晕了…”在小惠的催促下,女孩们不情愿的收拾起东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练歌房。
在车上小惠开始昏昏欲睡,两个女孩也不像来时那样兴奋,我先把她们一一送回家,然后带着昏睡的小惠来到了一个四星级的宾馆。服务员帮我把她抬进房间,以免他多事我给了一百元小费。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俩,我看着床上昏迷的女孩感到特别的欣慰,没想到一切进展得如此顺利,虽然小费周折但最终还是达到目的。为了保险起见我拉上了窗帘,随后拿出数码相机并架好DV,等一切就绪后我来到床前,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少女。 在柔和的光线下她的小脸清纯可爱,眉宇间散发着靓丽的光彩,我急不可待的脱去她的校服,少女那美玉般的胴体即刻显露出来。她的肌肤白皙柔滑,棉制的胸衣围着一对迷人的山脉,白色的底裤紧紧裹住那圣洁的所在。面对着无瑕的玉体我有些无从下手,索性端起相机从各个角度一通狂拍。 拍着拍着,女孩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同时嘴里轻“哼”了一声,我立即敦促自己赶快行动,不然等她醒了就好事难成。因此我快速脱去她的胸衣和内裤,顿时眼前暴露出最诱人的美景。 她的乳房丰满而富有弹性,粉红色的乳晕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娇艳夺目,尚未发育完全的乳头还只是两个幼小的乳尖,稚嫩得简直令人不忍心触碰。我的目光顺着她那平坦的小腹掠向下体,顿时被那幼女般光洁的耻丘深深迷住。她的阴阜圆润干净,连一根茸毛都没有,和母亲那黑乎乎的肉唇不同,她的肉缝颜色几乎和其他部位的肌肤一样白皙洁净,完全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连肉缝里的阴唇都是嫩嫩的粉红。 我忍不住撩起她的两条玉腿,俯下身用舌头舔进她稚嫩的肉缝,少女那独特的芳馨令我沉醉,柔嫩的肉唇轻裹着我的嘴,此刻我的心情格外的舒畅,恨不得永远将舌头粘在那里。我的舌头在小惠那稚嫩的肉缝中上下游走,并不是的舔弄她那娇柔的阴蒂,在我不断的刺激下她像是有了反应,呼吸略见急促蜜穴也泛起了潮红,为了不让她尽快醒来,我立即停止了舔弄,两手轻轻拨开柔嫩湿润的阴唇,仔细欣赏着少女那圣洁完美的肉缝。 她的阴蒂没有母亲那样肥大,娇小玲珑的隐藏在包皮之中,沿着包皮幼嫩的阴唇左右分开,鲜美的蚌肉晶透粉红。细小的尿孔下被一层白色的薄膜覆盖,中间只露出黄豆大的小洞。 看着处女那神圣的领地,无尽的欲火在我胸中攀升,我极力克制着内心的冲动,端起相机记录下少女身体上每一寸胜景。随着闪光灯不断的闪动,女孩闭着的眼睛似乎对强光有了反应,她皱了皱双眉把头扭到一边,我赶紧放下相机不敢再碰。 沉了一会儿见她仍没有醒来,我慢慢脱下衣服掏出耸立已久的阴茎。然而此时我反倒犹豫起来,不忍心玷污处女的神圣。但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真是可笑,难得的机会怎么轻易放松。决心已定我攥着肉棒凑到跟前,龟头死死抵住薄膜上黄豆大的小孔,处女的屏障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坚固,稍稍用力我的男根便顶进了狭小的肉洞。 强烈的痛楚使女孩猛然惊醒,她浑身一震瞪大了惊恐的眼睛。事发突然我来不及多想,一手捂住她的嘴另一手死死按住她的胳膊,胯下用力将肉棒全部顶进穴中。 虽已苏醒但药效依然没有过去,女孩呜咽着扭动身体毫无意义地进行抵抗,另一只手无力地捶打我的肩膀,泪水顺着眼角浸湿了她的秀发,凄惨的表情显露出一丝绝望。 见她的反抗并不像预料的那样顽强,我的心才稍稍的稳定下来,缓缓的开始抽动自己的肉棒。她的小穴紧紧裹住我的男根,每一次进出都令我无限的舒畅,我注意到下体已布满鲜血,强烈的冲动让我周身血脉膨胀。 不由得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少女似乎也停止了抵抗,我试探着拿开双手,她果然没有喊叫只是呜呜地哭泣,朦胧的泪眼露出呆滞的目光。我此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周身亢奋着将精液射进了小惠那尚未成熟的肉穴之中。 亢奋过后我渐渐恢复了理智,看这床上那楚楚可怜的女孩,我心里顿时感到无限的内疚,此时的小惠依旧瘫躺在床上,两只娇嫩的硕乳随着抽泣不断的起伏。我拿出纸巾俯身轻轻擦拭着她精血模糊的下体,她呆呆的躺在那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此刻我感到自己罪孽深重,怜爱地走过去将她搂在怀中。“对不起…小惠…我真是个畜生…你打我吧…那会让你好受些…”我的声音已开始颤抖,她依然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我紧紧地搂着她亲吻着她的眼泪,无限的自责和愧疚令我心痛。 “我想回家…”突然小惠在我怀里发出哀婉的声音,我托起她的脸看着她那伤感无助的表情。“我想回家~!呜~呜~…让我回家…”她猛然号啕大哭着捶打我的身体。 “好的..好的…你先冷静…不要哭…冷静…”我手足无措的按住她的手臂,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的女孩“我这就送你回去…只是你先冷静冷静…听我说…”我语无伦次地说着:“我知道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也没脸再见你妈…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能补偿…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好妹妹…哪怕让我进监狱都无所谓…只要你能出气…别哭了…我不是求得你的原谅…我只是想让你好受些…” 我的话似乎让她有所触动,她真的平静了许多,只是微微的抽泣着。沉默了一会儿,她摸了一把眼泪,语调轻柔的对我说:“你送我回家吧…”见她的态度有所改变,我心里异常高兴起来,并殷勤地把衣服送到她面前,看着她一件件的穿上。
送她回家的路上,她一直保持着沉默,眼睛茫然的看着窗外,泪水仍不断的冲刷着她的脸颊。我一时找不出任何宽慰的话语,也只好默默的开着车。快到她家时已是凌晨5点,天色已微微见亮。 在距她家的胡同还差几个路口的地方,她硬要下车,我只好把车停住。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心里顿觉有些忐忑不安。对于以后的事情我不敢去想,但我知道自己罪无可恕,所以不管什么后果都会从容接受。如此一来我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心情平静的发动汽车,向着回家的方向驶去。
虽然心里已有了最坏的准备,但还是有些做贼心虚,惶恐不安的在家呆了两天,直到星期一上班,见到亲姐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我估计小惠没有让家人知道,想到这我莫名的感到一丝惬意。 临近中午琴姐走进办公室,心事重重地对我说:“下午要是没啥是我想请个假…去趟孩子的学校…” 我第一反应就是和周五的事有关,便装作关心地问:“怎么?小惠出事了吗?” “没什么…就是…唉!~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前两天她放学一直没回家,把我们给急坏了…一直找了她大半宿…直到转天早晨8点才回来,问她去哪了她也不说,她爸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晚上我还看见她躲在被窝里哭,可我怎么问也问不出来,她光告诉我没事,叫我放心,我哪放心得下呀~这不,我打算去趟她们学校,问问老师到底有什么事…”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更加内疚起来,我下意识地躲避琴姐的视线,并故作镇定的问:“要不要我送你去?” “不用…哪能再麻烦你呀…要是没啥是我这就去了…”说完她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琴姐走后我的心又久久难以平静,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发呆错过了午饭时间。我知道那女孩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和压力,对此我又怎能无动于衷。想到这我实在坐不住了,便起身前往小惠的学校。一路上我不断琢磨一件事,为什么5点和我分手却直到8点才回家,这之间的3个小时她又去了哪里? 在学校门前我停住车,静静的等待着。过了一会儿我看到琴姐领着小惠走出了校门,便下车迎了上去。看到我小惠先是吃了一惊,脸上立即泛起了绯红,然后她垂下头躲到了母亲身后。 “哎呀~您怎么来了?吴总…”琴接倒是没有多想,满脸苦笑着和我打招呼 。 “啊~我有点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没什么事吧?”我装作关心地问着。 “我问过老师了…可老师也说不知道…这不,我告诉她要是再不说实话就不让她上学了!…让她跟我回家…听她爸发落…”琴姐生气地抻了一下小惠的胳膊,女孩用哀怨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又把头低下。 女孩的眼睛里含着泪水,那眼神令我心如刀割。“我…我看…你也别太生气,我相信小惠妹妹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父母的事,您们两口子也别太上火,有话坐下来慢慢说…要不我先送你们回去吧…”我愤恨自己竟如此虚伪,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旁观者。 听了我的话小惠狠狠地瞪着我,令我愧疚地转过脸故意不去看她。琴姐此时倒是有些犹豫,她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你又想干嘛?别跟着添乱了…还想上我们家折腾啊?!”我笑着没有回答,强行把她推上车。 这一次她们母女都做到了后排,我瞟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小惠正死死地盯着我,那目光令我周身感到畏缩。
回家的途中琴姐好象想起件事,便扶着我的肩膀说:“一会儿你先送我去趟街办事处吧,我们家的低保补贴上个月给停了,我想去问问怎么回事…”我爽快地答应着。 来到街办事处琴姐下车走了进去,此时车里只剩下我跟小惠,我想率先打破尴尬,便回过头问她:“那天分手以后你去哪了?听你妈说你8点才回家,我很担心…” “你混蛋!!…流氓!!…”她突然破口大骂,然后便呜呜地痛哭起来。这一举动顿时令我惊慌失措,我急忙下了车跑进后排坐到她旁边说:“别…别哭…好妹妹…一会儿你妈出来看到就麻烦了…” 听我这么一说她真的止住了哭声,哽咽着说道:“…呜~呜…那天你走后…我在街上转了很久…真不知道该怎么和我妈说…我怕她听了会伤心的…我该怎么办啊~呜呜…” 她的话让我感到一阵酸楚,我怜爱地把她揽在怀里,她没有反抗,只是不住地抽泣着。我低头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珠,她依偎着我身体不停的抽搐。 “要不我就跟他们明讲,说那晚你跟我在一起,随便他们怎么发落,我都认了…只要他们别再为难你…”我特意表现得无所畏惧,好让她有所宽慰。但她马上挣脱出我的怀抱,急切地阻拦我道:“不要~!那会让我妈更伤心的…你知道我妈对你已经…要是让她知道你把她的女儿也…她会难过死的…算了…还是让我一个人顶着吧…我想只要我不说他们就拿我没办法…”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顿时感到无限的温馨,我知道此时她已经依附于我,成功的喜悦令我有些忘乎所以,便一把将她搂住亲吻她的嘴唇,但被她强力的挣脱了“你干嘛!~放开我!~会让我妈看见的…我还没说原谅你呢…” ,“那你迟早会原谅我的对不对?…这么说我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啰…哈哈…” “美的你…你都跟我妈那样了…还想大小通吃呀…做梦!~” “不是已经大小通吃了吗?我们不让她知道就行了…呵呵~只要你对我好~我就会让你妈更幸福的…这主要看你表现啦…” “流氓!~无赖!…讨厌!”我们的嘴唇最终粘在了一起。

我刚回到前排,琴姐就带着一脸的怒气回到车里,“这帮白吃饱儿的,吃人饭不办人事…”“怎么?不太顺利?”我一脸关心的问。“愣说我们家不够低保条件…一群混蛋!~旁边那个带大金链子的小混混儿还给续了一年呢~欺软怕硬的家伙…我们走!~” ,“嗨!~不办就不办嘛~没必要置气…有什么难处跟我说不就行了…” “那哪成呀~哪能总给你添麻烦…虽说你是大老板,可让人家知道了也会说闲话的…这些日子还不是多亏了你,要不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哈哈~你干吗说得那么见外…用不着那么客气吧…”说着我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小惠,发现她刚好也在看着我,四目相对她冲我做了个鬼脸,然后脸色绯红的扭向了一边。 “琴姐~我看小惠的事你也别放在心上,其实妹妹还是满听话的,你们也别太计较了…”“这孩子就是太犟~我就是恨她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跟我说,其实我倒没什么,只是她爸那还没消火呢…”说着琴姐又转向小惠“一会儿回家我看你怎么跟你爸解释…” ,我注意到小惠又一脸哀怨的低下头,便赶紧把话接过来说:“要不我去和他爸谈谈…兴许能让他消消气…” “不…不用了吧…已经够麻烦你的了…” 我知道琴姐顾虑什么,便笑着说:“你怕我赖着不走啊?…哈哈” 。我的话让琴姐满脸通红,小惠也差点笑了出来。
我们一起回到了她们家,那男人一见到我便满脸堆笑着说:“哎呀~!吴老板!~真是贵客盈门啊~快进来坐…”说着费力地支起身子要坐起来,小惠赶忙去扶父亲。“小惠妈!~还不赶紧去买酒买菜…今天我要和吴老板喝个痛快…” ,我见琴姐有些面露难色,连忙打圆场说:“不了~您别客气…我开车不好喝酒的…回头别又给你们添麻烦…” ,“哪的话?!您能来就是我们的荣幸,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说着他开始有些急躁起来,冲着琴姐喊道:“还不快去!妈的!非让老子着急是不是?!”琴姐一脸无奈的拿起篮子,转身刚要出门被我叫住“等等~我看今天就由我来做东吧,让我去买…”说着我一把抢过篮子。 “那哪成呀~还是我去吧,哪能让你这客人去买…再说这一带你又不熟悉…” “没关系~让小惠妹妹带我去不就成了…”说着我俯到琴姐耳边小声说:“我正好和妹妹谈谈…也许她能跟我说实话呢…” 听我这么一说,琴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脸上也舒展了很多“那也好~小惠呀~你就陪着你志强哥去一趟…别让他花太多钱呀~”小惠犹豫着点了点头,跟我走出了家门。 看着身边羞怯怯的小惠,我心里无比的甜美,一路上只听我在白话,她却一直低着头默默地跟在我身边。一出胡同口她突然停住脚步,红着脸问我:“你...你今天是不是还想睡在我家里?…” 我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害怕我会非礼你呀…呵呵~” “讨厌!不跟你说了…”她生气地向前走去。 我追上前一把拉住她:“干吗?真生气了?…好吧~我听你的…你要我走我绝不赖着…行了吧?” “我才不管呢…但是…你不许碰我…不然我就喊…” 她的话让我忘乎所以起来“呵呵~没问题…我今天只碰你妈…这总可以吧?” “你真下流!~不害臊!~”我见四下无人,猛地一把抱住她一通狂吻,她先是惊慌的想要挣脱,但很快便放弃了抵抗,滑嫩的小舌头伸了出来。
我们在自由市场转了很久,买了一大堆海货,有皮皮虾、海螃蟹、鱿鱼、青蛤、海蛏子还有比目鱼。我还特意买了两瓶67度特级衡水老白干,准备把那老家伙灌个人仰马翻。直到我们四只手实在拿不动了,才满载而归的回家。 一进门,那男人死死盯着我手里的两瓶酒,乐得嘴都合不上,连连称赞道:“好好!~这酒才够劲儿!吴老板真是行家~” 琴姐接过我手里的东西,脸色绯红的白了我一眼,估计是明白了我的用意。因为都是海货,做起来也都省力,很快我们又聚到了小饭桌上。酒过三循以后我便切入正题:“周先生,我听琴姐说了小惠的事情,依我看你们两口子也不用太着急,小孩子嘛~都有做错事的时候…既然没出什么大事,你们也就别再难为她了,估计她不想说自有她的道理…”
“嗨!~这死丫头!~我才懒得管呢…要不是她妈害怕她出什么事…她叫人卖了我他妈都不心疼…都怪这娘们儿不争气…连他妈个带把儿的都生不出来…光生了这么个挨操的货…让我断子绝孙…”这家伙说话越发的不着边际,我真恨不得给这老酒鬼两拳。 看到琴姐和小惠都已满脸通红,尴尬的坐在那不敢出声,我便赶紧扯开话题,询问起他的伤势。这一问似乎激起了他的满心怨恨,连国家带政府乃至他们单位领导全被他骂了个遍。 这老东西越骂越起劲,酒也喝得越猛,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自己就酎了一瓶多,说话嘴里也开始拌蒜。见火候已到我故伎重演的趴在桌上装醉,琴姐和小惠虽都已心知肚明,但表面上仍装出为难的样子。 “哎呀~你看你又把人家灌成这样…这晚上又得睡在这了…” “就是嘛~我爸真是的…家里总睡个大男人算是怎么档子事嘛…讨厌!~” 听了老婆和女儿的埋怨,老家伙反倒自豪起来:“哈哈~凭老子的酒量这小白脸还真他妈白给…呵呵~睡就睡呗~又不是头一次了,你们还怕他能吃了你们…量他现在也没这能耐了,去~还把他搬那边睡去…老子还没喝痛快呢…” 。琴姐爬过来吃力地将我移向墙边,并偷着在我大腿上轻柔的掐了一把,我闭着眼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我闭眼躺在炕上耐心的等待着,小惠倒显得很急切似地催促着父亲快喝,像是希望尽快成全我和她母亲的好事。又过了很久那老东西终于喝得酩酊大醉,倒在炕上死死的睡了过去。我听着小惠帮母亲收拾了碗筷,然后自己开始洗漱起来。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洗上了?不用做功课吗?”
“我有点累了,想早点睡…您也累了一天了,也快歇着吧…”
我心里暗自高兴,没想到这小丫头竟是如此的可心。很快我听到女孩脱鞋上炕,便虚睁起一只眼偷偷的看着她。她好像知道我在窥视,便故意放慢了脱衣的速度,并不时地向我这边扫上一眼,脸上泛起了绯红。
她的腿一躬一伸正好把一只小脚摆在我眼前,看着那白里透红的玉足顿时令我欲火焚烧。她最后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却并没有急着钻进被窝,而是坐在那用手梳起头发。我知道此时琴姐正在厨房忙活,便大着胆子悄悄伸手攥住了她的小脚。这一举动即刻令她吓了一跳,她白了我一眼但并没有马上把脚缩回去,而是调皮的拨动脚趾在我手心里乱跳。
“哎呀!~你这孩子还不快点进被窝,让人家看见这成什么样子…也不害臊!”琴姐知道我没有睡着,赶忙哄着女儿进被窝。 小惠咯咯的笑了两声,然后把小脚丫快速从我手里抽回,趁母亲不注意还踹了我一脚,然后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又过了一会儿琴姐拿了条热毛巾走过来给我擦脸,我趁机把手伸进了她的衣襟,她吃了一惊慌忙攥住我的腕子,并连连冲我比划意思是小惠还没有睡着。我此时那还顾得了这么多,手指死死的揪住了她的大奶头,她挣脱了一会儿但又怕弄出声音,最后只好把灯关上做出了妥协。
屋子里即刻暗了下来,只有厨房那微弱的节能灯还在闪着光。我顺势扬起另一只手钻进了她的裤腰,她扭身盘起右腿背对着小惠坐到炕沿上。我的手顺畅的摸进了她肥满的肉缝,另一手揪着奶头扽向嘴边,她顺从的俯下身将奶头送了过来,我一边吮吸着奶头,一边用手揉捏着她肥大的阴蒂。 很快在我上下齐攻的作用下她浑身颤栗,嘴里也不时发出了轻微的哼声,我感到她的下体已布满了蜜液,阴蒂和乳头也开始渐渐勃起。我以为时机成熟想把她按在炕上,她却挣扎的起身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等会儿我去洗一洗…”然后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便走进了厨房。 我有些失望的躺在那静静的等待,忽觉得一只小脚伸进了我的被窝,在我的腿上踹了一下又缩了回去,原来是小惠还没有睡着。我马上顺势把腿伸了过去,脚趾刚触到女孩那滑嫩的大腿,却被她狠狠的掐了一下,疼得我立即把脚撤了回来。
此时厨房里传来琴姐的倒水声,接着她走出过来先给女儿掖了掖被角,估计是想试探小惠有没有睡着,见女儿没什么反应才爬上炕来脱衣服。我迫不及待的坐起身先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又不容分说的除去她身上仅剩的背心和内裤,我们两个灼热的躯体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我知道小惠在竖着耳朵偷听,因此故意将声音弄得很大,我粗壮的阴茎飞快地在琴姐的肥穴中穿梭,小腹猛烈撞击着她肥大的阴蒂发出清脆的“啪!啪!”声,一开始琴姐吓得不住地用手指抵住嘴唇,示意我不要弄出动静。但随着我抽插频率的加快,她好像也顾不了许多,狂躁地扭动肥腰来迎合我每一次侵入。 我知道她仍顾及着身旁的家人,嘴里仍不敢叫出声,便使出浑身解数让她进一步忘情。最后她终于忍耐不住开始肆无忌惮的“哼哼”,裆下的肥穴也开始波涛汹涌。强大的动静同时也震撼着身旁的小惠,趴在琴姐身上我注意到女孩被窝里的骚动。 看到小惠的反映我更加兴奋起来,肉棒在她母亲的肥穴里穿梭不停。猛然间琴姐浑身抽搐起来,一股股灼热的阴水涌出她肥满的肉洞。高潮过后她好像突然清醒,慌忙扭过头想看看小惠动静。此时此刻我哪能容她分心,裆下用力继续加强进攻,迅猛的动作让琴姐猝不提防,她周身一颤又仿佛进入了无人之境。
趁着琴姐只顾闭眼享受,我伸出左手探进女孩的被窝,并发觉女孩的身体也在微微发颤,可能是怕惊动了母亲,她紧紧攥住我的手不动。我握着女孩的小手抽插着她的母亲,那感觉实在令人无比激动。这样的情景令我兴奋不已,不由得加快了跨下的进攻,此时琴姐也已渐入佳境,随着她的肥穴又一次淫水狂涌,我周身酥麻将精液射进琴姐的子宫。经过一场奋战我和琴姐都已精疲力竭,我浑身无力的趴在琴姐的身上,而琴姐仍紧紧抱着我沉浸在快意的余味之中。我感到小惠正把脸贴近我的手心,滑嫩的脸蛋儿传递着少女的柔情。我有心继续向女孩身上探寻,怎奈琴姐此时已缓过神在身下乱动。我只好把手从小惠的被窝里抽出,放到她母亲身上抚弄。 不知不觉中沉睡过去,睡梦中出现小惠的倩影,少女的脸上已没有了忧怨,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笑容。朦胧之中感觉鼻孔发痒,睁眼一看原来是小惠在用头发搔弄。见我醒来她咯咯的发笑,那笑声是如此爽朗动听。
“呵呵~你终于醒了…快起来吧,我妈去买早点了…”我这才注意到天光已经大亮,抬头看看炕头的男人仍在打着鼾声。小惠此时已穿戴整齐,坐在炕沿上一脸诡异的表情。 “昨晚你可够卖力气的~哈哈!那么大的动静…吵死人啦…”看着女孩那动人的双眸,我的欲火又一次在胸中攀升。我起身一把将她抱住,她惊恐的阻止了我的行动“不行!我爸快醒了~!讨厌!…快放手…”她挣脱开我的手跑到了一边:“你快穿衣服吧~让我爸看到就糟了~”
我只好懒懒的撩起被子,却发现自己仍然光着屁股,小惠看到我耸立的肉棒,马上转过身臊得满脸通红。“讨厌!真恶心…你还不快穿上…”
“怎么了?你又不是没见过…”我不紧不慢的拿起内裤穿着逗她。
“流氓!~要死呀你…我走了…不然让我妈看见你这样跟我在一起就麻烦了…你慢慢穿吧…”说着她拿起书包跑了出去。
琴姐回来时我已经洗漱完毕,和上次一样我们一起吃了早餐,然后看着她里外忙活了一通后才一起离开她家。
在上班的路上,她撒娇的对我说:“你真是坏死了~昨晚弄得这么大声,吓得我半宿没睡着,真怕让小惠听见,以后你还是别在我家过夜了,真怕了你啦…”
“呵呵~我的动静大吗?我看是你叫得太凶了~哈哈~让小惠听见正好,我正打算大小通吃呢~呵呵…”
“不许胡说!小惠还是个孩子…你不许打她的注意…不然我和你拼命…”
她的话虽然说得有些严重,但仍旧令我产生了顾虑,我知道小惠是她的全部希望,真要是让她知道我把她的宝贝女儿也干了,恐怕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然而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仿佛又回到了初恋时的感觉,小惠的身影时刻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抹去。
又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让琴姐去发几封快递,并嘱咐她不用赶回来,她听后自然很高兴。她刚离开公司我便开车来到小惠的学校。我把车停在马路对面静静的等待着,直到放学小惠才出现在校门口,看到我的车她显得很兴奋,草草和同学打了招呼便跑了过来。
“你怎么又跑来找我…要是让我妈知道了怎么办…”一上车她就言不由衷的埋怨我“以后你还是别来了好吗?…”
“你就不想见我?”我存心逗她说。
“不想!~” “真的?好!~那我以后真的不来了…”我装作生气地不看她。
见我不说话,她扭过脸来看着我问:“怎么?生气啦?…哎呀!人家说的是事实嘛…你说万一让我妈~或是学校的老师看到,那我该怎么办呀…”
“那我以后想见你怎么办?”
“不知道…反正…反正你不能来学校找我…”她一脸为难的低下头。看着她那诱人的表情,我忍不住一把将她揽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的小嘴。她没有抵抗,很顺从地把滑嫩的舌头递了过来。
我疯狂的吸吮着少女的香舌,无尽的欲火迅速在体内攀升,女孩也开始呼吸急促起来,柔滑的玉臂揽住了我的脖子。我迫不及待的去解她胸前的纽扣,却被她一把推开。
“不行…外面的人会看到…”说着她脸上泛起了绯红。
“那我们去别的地方…”
“不要!~我得回家了…不然我妈又会担心的…”
“那!~那怎么办?你让我都快发疯了…”我的声音开始急躁起来。
看着我一脸焦急的样子她不住地笑了起来:“你不是还有我妈嘛~干吗非来找我呀?…”
“你存心气我是不是?!我告诉你,明天你必须给我出来,不然我就去你家找你,当着你妈的面把你给拽出来,到时你妈会气成什么样我可管不了…”
“讨厌!~你又要耍流氓那套了…行~行~行!我怕了你啦还不成吗…现在可以让我回家了吗?…”
我们约好周六上午9点在她家附近的立交桥下见面,然后我开车送她回家。
如果说我对琴姐仅仅是为了寻求肉欲上的满足,那么小惠却真真切切地让我动情,我像个初恋中的男孩一样,兴奋地期待着与恋人的重逢。
然而事情并不如我所设想的那样如愿,我在约会地点干等了一个小时,最终小惠也没有出现。我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耍弄,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想不到那丫头竟如此大胆,看我今天不要你好看。越想心里就越生气,便开车向琴姐家驶去。